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>企业文化>员工风采>李雄厚: 每次下雨就如接到“军令状”

企业文化

员工风采

李雄厚: 每次下雨就如接到“军令状”

浏览量:
分类:
员工风采
发布时间:
2015-04-29

1

    “别人下雨是往家跑,我们下雨是从家往街上跑。”在昆明的各条街道上,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,他们和环卫工人一样被称为城市的“美容师”,还有人称他们为“地下工作者”,昆明排水设施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李雄厚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。

  5月,昆明即将进入雨季。这是一年中李雄厚最提心吊胆的季节,除了完成日常疏挖工作外,他还要承担防淹水任务。不论白天还是黑夜,“下雨就是命令”已成为李雄厚的一种职业习惯。

  外形看着高大魁梧的李雄厚,是个不大爱说话的人,年近50岁的他默默与下水道打了30多年交道。不足一平方米的下水道里,他用双手为这个城市的地下排水管网保持了畅通。

  曾最怕被人询问“在哪里上班”

  “李雄厚,出来休息一会儿!”4月22日上午,车来车往的海屯路口,李雄厚已经在窨井里清除淤泥20多分钟了。

  “好,拉我上来!”在两个同事用力拉扯下,李雄厚慢慢从3米深、管径不足1米的窨井里探出了头。黄色的安全帽下,已是满头大汗,但他那黝黑的脸上依旧挂着憨厚朴实的微笑。

  看到此刻的李雄厚,你也许无法想象,刚从事下水管道疏挖工作时,他总是“提心吊胆”的。曾经,他还是个跟陌生人说句话都会害羞的年轻小伙。被问及在哪里上班时,是李雄厚觉得最尴尬的时候,“挖下水道”这几个字让他说不出口。

  “在街上工作时,最害怕碰见熟人。”1981年,刚到排水公司上班的李雄厚还记得,那时外出清淤,远远地看到有熟人过来,就会非常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,生怕被人认出来,“主要是面子上挂不住,毕竟那会儿年纪还小,当时也没多少人愿意干这个工作,又脏又累、气味还臭。”

  说起那时的各种尴尬,李雄厚笑了笑,“如今早已习惯了,心态也早放平和了。”李雄厚说,现在有人问他是干什么的,他都直截了当地回一句:“挖下水道的。”

  4个人负责疏挖18个淹水点

  站在窨井盖旁说着话的李雄厚,手上全是污水。已和下水道打了30多年交道的他,平均每天疏挖污泥1吨以上,这其间的艰难,行外人难以想象。

  每年的5月至10月,李雄厚的主要工作是排水、防涝;到了冬春季节,则是疏挖下水道淤泥的最佳时期,他要和同事一起抓紧时间对下水管道进行清淤,确保雨季不淹水。李雄厚的疏挖小组仅有4个人,却担负着昆明市小西门龟背立交桥、三合营片区等18个主要淹水点的疏挖工作,工作量十分繁重。

  窨井里,阴暗潮湿,各种腐烂食物垃圾、粪便、污泥、油污等应有尽有,可谓“五毒”俱全,臭气熏天。狭窄的空间更是不足1平方米,身材瘦小的人下去也会觉得站不稳,更别说身材魁梧的李雄厚下去会有多不舒服。

  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工作环境中,李雄厚每天还要坚持下窨井里进行疏挖。疏挖下水道最臭的是有厕所的地方,李雄厚说这种管道里有很多粪便,每当掏挖厕所附近的管道时,刺鼻的异味几乎令人窒息,即使上了地面,身上的异味怎么洗都会有残留。

  雨季随时待命连三环外都“禁足”

  在下水道疏挖班,有条不成文的规定:雨情就是命令。每年的5月至10月,李雄厚都不能外出,甚至连昆明三环外都需要“禁足”。一旦哪里出现堵塞,在规定的时间内,他必须立即赶到现场作业。昆师路到人民西路,是李雄厚最常去的路段,那里的窨井位置他了如指掌,一旦发生淹水情况,他甚至能凭直觉与记忆找到窨井盖,第一时间进行疏挖工作。

  2007年8月2日,一场暴雨突袭昆明,降雨量达到60毫米,永昌社区变成了一片汪洋。接到通知后,李雄厚带领3名疏挖班成员立即赶到现场。冒着大雨在水中寻找窨井,并将井盖打开跳入窨井清除阻塞物。

  但因窨井内污水太多,根本无法使用铁铲,他就用手一把一把地将阻塞物清理出来。井内水流很急,若不小心,随时有可能被冲入下水管道中。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,李雄厚坚持干了大半夜。

  当疲惫不堪的李雄厚带领队员们准备回家休息时,又听到消息说气象路延长线一个院子,由于地势低洼,雨水无法退去需要处理。该院坝并不属于他管辖的范围,但李雄厚还是带着队员们赶往了现场,直到抽完了院坝里的积水才离开。

  义务帮助居民疏通排水沟

  城市的下水道像人们身上的血管一样,如果不畅通,就会出现各种毛病。30多年来,李雄厚觉得工作中最快乐的事,就是堵塞的下水道被疏通后,看着人们正常出行。

  除了工作,有时下班路过一些居民区,看见小区里的管道堵塞,李雄厚也会主动上前帮忙。

  有一次,李雄厚的小队正在书林街疏挖下水道,昆三中旁边巷子内的住户找到他说,院子里的下水道堵塞了,整个院坝都是污水,希望他能帮助疏通。该事不在他们的工作范围内,但看到住户出行不便,李雄厚答应下班后来疏挖。经过4个多小时,他才疏通了排水沟,住户们拉着他的手要给钱,李雄厚却说什么也不收。

  虽然工作“脏、累、苦”,但李雄厚认为这份工作比较稳定,所以非常珍惜。“谁都想找一份好工作,可我学历低,即便有好工作也不一定能胜任。干一行就要爱一行,这份工作虽然很脏、很累,但我坚持下来了。”李雄厚说,当初是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而做这份工作,但后来他觉得,不管什么工作都得有人去干,下水道没人疏挖,一旦淹水就会给很多人带来不便。

  下水道疏挖工作对他而言,既是饭碗,也是技能,更是安身立命的资本。三十年始终如一,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“脏了我一人,换来万家洁”的平凡本色。

  人物名片

  李雄厚

  2015年全国劳动模范,1965年出生,初中文化,昆明排水设施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疏浚分公司下水道疏挖班二班班长。30多年来,他在下水道疏挖这个岗位上任劳任怨,勤勤恳恳,每天第一个到工作现场,平均每天疏挖污泥一吨以上。

  对话

  不怕脏和累,最怕被市民嫌弃

  都市时报:你怎么看待你的工作,很多人说这种工作脏、累、苦,曾经是否也想过换工作?

  李雄厚:刚开始工作时,也会觉得不好意思,怕人家看不起我是“掏阴沟”的,后来慢慢心态就平衡了。每当哪里出现淹水,我们就赶去把淹水点处理好。看到人们能正常出行的那一刻,是我最高兴的,觉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。所以,虽然我们做的事情很普通,但也为大家带来了方便。

  都市时报:工作中你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?

  李雄厚:我不怕这份工作脏或累,也不怕要加班加点,怕的是一些市民对我们工作的不理解。我跟同事都碰到过类似的情况,下水道本来就脏,味道也不好闻,但有时我们把窨井盖放在商户门前会受到嫌弃,或在清理下水道时把周围圈起来,有市民也会嫌我们妨碍过路还骂我们。所以,希望更多人能理解我们的工作,而且下水道的通畅也需要大家共同维护。

  都市时报:成为全国劳动模范的推荐人选,你觉得高兴吗?

  李雄厚: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觉得自己很荣幸。但静下来又想,其实自己并没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,就是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,这样的荣誉应该评给更先进的人。我很感谢各级部门对我们这些普通下水道疏挖工人的关心,我觉得人生平平凡凡就挺好的。

  都市时报:现在你都50岁了,这份工作你打算要干到什么时候?

  李雄厚:年轻时觉得自己身体还挺好,但几十年来,在下水道里弯腰作业次数太多,现在腰椎间盘突出特别严重,经常疼,特别是天气一变就疼,我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,但膏药倒是有很多。虽然现在年纪大了,身体也不如从前,但还是要坚持干到退休,在一天岗干好一天的活儿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